青岛轮渡乘警的一天

昼夜颠倒连续工作17小时

来源:法制网       签发日期:2019年02月21日 13:32
编辑:周小雅       新闻热线:0791-86847195


分享到:

刘鹏查看货车固定情况。刘飞 摄

刘鹏查看车内有无遗留贵重物品。刘飞 摄

核验旅客身份信息。刘飞 摄

提醒旅客将车熄火。刘飞 摄

提醒旅客注意旅财安全。刘飞 摄

2月17日21时45分,大部分人已经进入梦乡,而在烟大轮渡码头,47岁的烟台北站派出所乘警刘鹏却正要开始新的工作。因为“交路表”临时调整,原本值乘1号轮渡的他被临时换到了2号,两条船的航行时间完全不同,刘鹏刚刚下船,又要继续工作了。

车辆安检、人员核查、安全宣传……等刘鹏到乘警办公室喝口水时,已经是凌晨12点半。“航行时间和值乘班次有时会变,所以就得学会适应在任何时间段工作。”虽然说着不累,但记者从他发红的眼眶,还是能看出疲惫,这位年近半百的老警长已经连续工作了半个月,这次临时调整,让他不得不连着工作17个小时。

2号轮渡夜间10点开航,刘鹏8点就提前在汽车待渡场同派出所的同事对各个车辆安检查危。春运期间轮渡几乎每天都定员,要在一个小时内查完55辆大货车和25辆客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检查货车的驾驶室需要刘鹏爬上爬下,这让患有严重腰间盘突出的他有些吃不消,临海的码头已经接近零下10度,但一会的功夫刘鹏已经满头大汗,迎着昏黄的路灯能看到蒸汽从警帽上冒出来。

晚9时05分,刘鹏手里拿着身份信息核查仪准时出现在了候车室的客桥入口。每进一名旅客,他都要仔细核对身份信息,多年的乘警长工作经历练就了他过目不忘的本领。

2018年9月,一名学生丢了钱包报警,刘鹏查看了监控却只发现了嫌疑人的一个侧身影像,但就是靠着模糊的穿着和外表,刘鹏在卧铺车厢内找到了该名嫌疑人,钱包完璧归赵。“每次上客我必定在安检口核对他们的身份证,哪个人在哪个舱,是开车上来的还是走客桥来的,都能大体有个数。”刘鹏对随同采访的记者说。

航线单程7个小时,82.68海里,船内外一共14个巡视点,刘鹏警长每隔半个小时就巡视一次,正是有了密集的巡视,刘鹏值乘期间从来没有意外事故发生。随着客桥关闭,刘鹏同旅客一起进入船舱内,此时,旅客还没有完全落座。“有的(旅客)第一次上船感觉很新鲜,跑到甲板上看风景,很危险,尤其是这种大风天气。”开航后船舱内外温差接近40度,刘鹏穿着一件很薄的执勤服就赶到了甲板上,果然,正有几位乘客拿着手机在拍照,经过耐心地劝说,乘客回到了船舱内,刘鹏则直接到了二层的汽车舱。

“基本巡视就是按照从下到上的顺序。”刘鹏拿着手电筒弯下身子挨个检查每辆车的固定情况,为了避免粗心旅客将贵重物品遗落车上造成遗失,刘鹏还要站起来查看车内的情况。“(财物)遗落车内是常事,还有粗心的父母把孩子落在车上就进到船舱里了。”这时,刘警长又在舱内发现了一辆没有熄火的小客车。“这得用广播把他叫下来(熄火),着一宿的话明天(电瓶)就没电了,他走不了,后面的车都下不去。”

走上最上层的旅客舱已经是半夜12点了,在就餐区,还有几位没有休息的旅客,刘鹏提醒他们注意自己随身财物的安全,然后又围着整个旅客舱巡查了一次。“夜间是旅财被盗的高峰期,”正说着,刘鹏看到了一间客房的门大开着,背包手机还挂在床上的架子上,人却不在里面。“这种情况就得等旅客回来,多半是上厕所了。”10分钟后,旅客回来了,刘鹏再三提醒后才走开。

轮渡乘警每次出乘需要三个月才能休息,刘鹏月初刚刚上船,在船上度过了又一个除夕。“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没在家过年了。”谈及家人,这位不善言辞的警长变得多言,但更多的是对家人的愧疚——2015年开始值乘后,家就交由妻子一人打理,因为船离岸后手机没信号,工作只能通过卫星电话,家里有什么事都无法联系他。这期间,父母生病、孩子中考,家中大事小情都没能顾上。当联系到刘鹏妻子,这位要强的家庭主妇却只言“没事没事,家里没啥事,他(刘鹏)工作也忙,我基本都能张罗。”

凌晨1点,更新完值乘日志,刘鹏终于躺到了休息室的床上。连日来天气条件并不好,船体还有些晃动,刘鹏顾不得晕船倒头就睡,再过3个小时,2号轮渡即将抵达旅顺港,他将迎来新一轮的工作。



热点专题 ∨

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
微信二级